当前位置: 首页 > 阵地建设 > 云南警方杂志

抓 背

2017-08-21 来源: 报刊编辑管理办

   /    

哥给爸洗了个澡,说过年了要给爸洗澡迎新年!

八十五岁的老爸在洗完澡后显得精神了很多。可不一会儿,坐在轮椅上的爸爸开始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很困难地抬手向身后摸去,脸上有一种痛苦的表情。

坐在对面的我问他:爸,怎么啦?

爸说:背痒。

我走到轮椅旁,爸说:你给我抓抓!

我把手从爸的领口伸下去,在他的背上抓了起来……

左边点、右边点、下边点、再侧点、用点力……

爸埋着头指挥着我手的角度、位置和去向。

我干脆从他身后掀开衣服把抓背的面积扩大……

爸在享受着解痒的同时,闭着眼睛在指挥着我的手去消灭身上的一个个痒点……

手在爸的身上抓行着,猛然间,突然意识到:这是我第一次给爸抓背!

按照爸的指挥,我的手在他的背上上下左右细致地抓着,爸低头闭眼显得很享受,我想,此时的他应该是很舒服的。

背已经很松弛,没有了弹性,虽干燥但很细腻且很白,这应该是长年在家不出门的缘故,屈指一算,爸中风瘫痪后在轮椅上坐了近十年,这十年,他的活动范围仅仅就在家里,轮椅和床成了他每天的伴侣,了解外面的世界只能通过电视和报纸,可近两年来,他说眼睛看不清楚了,电视只看看央视一套的新闻联播,原来最酷爱的看报剪报也停止了,人也越来越显得消瘦和苍老,头发全白,话也少多了。

坐在轮椅上的爸爸弓着身子,仍在享受着背上的解痒。

手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道印痕,白白的背上有了网状的红条,如身上的经络……

这第一次给爸抓背,给予我心灵的是一次强烈的震动!这么多年,作为晚辈,自己忽略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与他们生活中息息相关的一些细节,诸如给年老体弱、手脚不灵的父母挠挠痒、抓抓背这类的细节。

给父母挠挠痒抓抓背,这可能是并不被大多数晚辈想到的事情,当然在父母年富力强的时候,他们是不会让儿女做这些小事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的确是小事,小得微不足道!

记得孩童时代,父母曾无数次地为我们挠过痒、抓过背,那时,我们曾指挥着他们的手在我们柔嫩细腻的皮肤上抓着,享受着解痒的快感,但几十年过后,我们忽略了当他们老到已经不能自己触击痛痒,又痒感难耐的时候,晚辈的我们,能真正体察到父母身体的痛痒吗?我们是否想到过这些在我们看来,也许是微不足道小事细节呢?诸如为他们挠挠背抓抓痒、陪他们坐在家里说说话、一起说说他们喜欢听的家长里短、逢年过节回家和他们一起吃吃饭,虽然对于我们警察、特别对于那些基层一线的警察来说,过年回家吃团圆饭有时就是一种奢望,但话又说回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绝对不是没一天时间,只不过有时我们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个“合情合理”的借口罢了……

联想到手所触击的这背脊,它曾撑起的是一个家、担当的是一副家庭的重担,这曾是一个挺拔硬朗的脊梁,这脊梁为我们儿女遮过风挡过雨,这脊梁甚至为这个家流过血流过汗,在多少困难面前,它都不曾被压弯过、变形过,可如今这脊梁变得松垮了、脆弱了,如一张屈卷的弓,它已不能再担起那副家庭的重担,但在他们心里,那副重担到现在他们都不愿放下,即使又不得不放下。

人们常说:人老了就什么都放下了,但事实上,老人们能放下的是自己,但永远放不下的就是对家人的牵挂,还有就是自己亲自缔造的那个家,这就是人间伟大的父爱母爱!这就是至爱无比的人间真情!

到了父母人生夕阳西下的时候,到了我们晚辈来担责挑担的时候,我问自己,对于需要照顾的父母,为他们做了什么?又做到了什么程度?

(作者单位:开远市公安局)

《云南警方》2017年第4期 总第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