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阵地建设 > 云南警方杂志

雪中情

2017-08-21 来源: 报刊编辑管理办

   /顾庆忠   

北风夹杂着雪花似乎比往日更来劲,刚出门就让人感受到了迎面扑来的寒意。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东山镇石头寨村,主要是上门做车管服务。偏远山区路不太好走,为了早一点到,五点多我就赶早起来看“老皮卡”。

刚把“老皮卡”打理好,张姐也到了院子里。

“哎,张姐,不是超达来吗,怎么你来了,洋洋上学谁送啊?”突然想到今天是超达和我下乡的。

“他家里突然出了点状况,洋洋不到五点就被送到他奶奶家了。半夜被弄醒,一个劲哭,从他奶奶家楼上下来,老远还听到他的哭声。”说着张姐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我也是奶奶从小一手带大的。”张姐一说,让我不由得想念奶奶,这久奶奶咳得厉害,现在还在二医院。

预热了几分钟,我驾驶着“老皮卡”和张姐出发了。

车子沿黄罗线一路行驶,才进拖古坡雾便大起来,拖古坡当地人都叫“魔鬼坡”,事故频发。一遇雨、雪经常起大雾,路面容易结冰,非常危险。

 看着路边几辆停着不敢走的私家车,上前询问后,我驾驶着“老皮卡”走在前面给大家带路,半小时后终于将五辆车安全带出了“魔鬼坡”。

一路行驶,眼看快到石头寨,左后轮陷进了泥坑里,我和张姐下车捣鼓了一阵都没辙。泥水浸湿了鞋子,手也被冻得有些麻木。

正在手忙脚乱的时候,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奶奶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家里其他人都回来了,希望我尽快回去。

放下电话,突然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真害怕回去晚了……

再看看陷进泥里的车,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正当我和张姐一筹莫展的时候,后面过来的几辆车停了下来。“黄警官,我们来帮你。”一位略胖的师傅下车说道。

“你认识我们?”我疑惑道。

“刚才我们就是跟着你们的警灯走出‘魔鬼坡’的。”

“真不好意思,当时雾太大没看清大家。”我赶紧抱歉道。

“没事、没事,要不是你们,今天我们可能要在‘魔鬼坡’过夜了。”说着大家一起过来帮忙。

在老乡们的帮助下,车终于推出了泥坑。

11点多,终于赶到了石头寨。比预计晚了快两小时。

村长早早就在村委会门口等着我们。

刚一下车,“冻坏了吧,赶紧到屋里暖暖手,两个女孩子跑这么远的路,真是辛苦你们了。”村长和村民们都热情地围了上来。

一进屋一股热气迎面扑来,堂屋中间一个大大的火炉,焦煤烧得滋滋作响,红艳艳的火苗一个劲往上蹿,我和张姐被围坐在中间。张大妈还特意将女儿准备结婚用的新鞋给我们送了过来。

“快换上,鞋子都湿透了,脚冻坏了吧。这是准备给晶晶结婚用的新鞋,没人穿过。”说着,张大妈将鞋子塞进我们怀里。

“不用、不用。烤烤火一会就烘干了。这是晶晶结婚用的,使不得,使不得。”我和张姐赶忙往回推。

“小黄、小张,你们就赶紧穿上吧,不然张大妈可不依,上次晶晶生病,要不是你们捐钱给晶晶,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村长走过来劝道。“是啊、是啊,每次那么远来,都没什么报答你们的,快穿上吧。”大家也七嘴八舌地说道。

换上新鞋,略微大了一些,但还是感觉暖暖的。

吃完中饭没休息,我和张姐直接“上岗”。

村里不少小青年骑的摩托车都是无牌无证的,大家除了法律意识淡薄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进城远嫌麻烦。一些人觉得只是在村里骑没事。

许多村民都主动来村委会找我们办理摩托车驾驶证申请和检审业务。

一些不愿意办的,我们就请上村长一起挨家挨户做工作。

在寨子里一呆就是3天,终于把工作做完了。

我和张姐连夜往回赶,她着急看洋洋,我也恨不得马上见到奶奶。这三天,一直不敢接家人的电话,每次妈妈打过来,我总说:“妈,我这特忙,一会儿就回给你。”其实,我害怕、特害怕……

刚把“老皮卡”交回单位,我立即打了出租直奔二医院,憋了三天的眼泪再也没能忍住……

(作者单位: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

《云南警方》2017年第4期 总第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