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务新闻 > 地方警讯 > 红河警讯

警营芳华——记建水县公安局退休民警苏绍芳

2018-05-30 来源: 红河州建水县公安局

 

谁的青春不芳华?她身挑重任,巾帼不让须眉,把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公安事业,步履匆匆从警营岁月谱写出警营最美的芳华……

 

 

2017年9月,红河州建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苏绍芳退休了。她是我们办公室的同事,年纪和我母亲相近,但大家都亲切地称她“大姐”。

 

临近退休前,大姐常说这样一句话:“我上班的日子进入倒计时了。”每每听到她这话,我总免不了凑上这么一句:“到那时你可以睡到自然醒啦”。其实,大姐退休,队里的很多人会依依不舍。大姐是刑侦大队的大姐大,我是来大队时间最短的,和大姐相处仅仅三年,但是这短短的三年,大姐留给我许多难以忘记的记忆。

 

当年我从派出所调到刑侦大队,被安排到大姐办公室。办公室不大,却很整洁,让我不安的是:我没有电脑桌,主机只能放在地上,正当我纳闷之际,年过半百的她,抬着一块分量不轻的瓷砖来到办公室,帮我把主机放上去,摆放整齐。待人特热心,是大姐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来到新岗位的我,有许多业务必须从头学起,尤其是面对每月一次的系统报表,我一时不知如何下手,每当我无所适从之际,大姐总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耐心地教我,她总是能一眼就找出我在操作中的缺陷,进而有针对性的予以解决,并详细讲解其中的逻辑关系,我钦佩她的为人,更被她对各项工作的熟悉程度折服。她却说,干了一辈子公安工作,有十多年在刑侦,对业务不熟悉说不过去。

 

 

大姐十八岁就被分派到乡下派出所,所里一共三个人,所长和另外一个民警家在当地,下班就回家。年轻的大姐一个人每晚守着空荡荡的派出所,陪伴她的,是一盏煤油灯和周围田地里的虫叫蛙鸣。一天夜里,大姐刚准备休息,村支书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急匆匆跑进派出所,说是一村民家里发生了爆炸,大姐一边交代村支书去通知所长,自己抓起桌上的手电筒马不停蹄地赶往现场。乡村的夜漆黑寂静,十八岁的大姐就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独自奔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在到达现场后,她冷静地组织村民保护起现场,疏散围观群众,询问有无人员伤亡,直到其他同事赶到。整个过程没有丝毫迟疑和慌张,顿时,现场的村民对这个痩弱的小姑娘刮目相看。我问过大姐,那晚的山路是怎么走下来的?大姐说,当时心里也没想很多,只是一个劲地往现场赶。

 

乡村的生活简单、枯燥、重复,大山与山外的世界几乎隔绝,但却滋养了一颗蓬勃生长的心。山有多高,大姐的脚步就有多高,一次次翻山越岭、走村串寨办案,回来后,又一次次挑灯夜读不断学习,她渐渐成长起来。扎实的业务能力、过硬的法律知识,让大姐赢得组织及群众的信任,后来,她被调到城区派出所当教导员。

 

 

城里,或许生活环境好了一些,但对于从事公安工作的大姐而言,并不轻松。城区环境复杂、工作琐碎,在经历了无数个不眠、不休的日子后,她逐渐摸清了辖区状况,掌握了治安重点。加之,当初在大山里点着油灯速读的法律、法规和公安知识,在城区的治安、刑事案件侦办中依然派上了用场。大姐柔中带刚的办事风格,赢得了同事和群众的称赞。

 

一次,一个棘手的治安案件摆在大姐面前。违法人员为逃避法律制裁,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大姐,希望能网开一面,大姐严肃地把其违法事实一一告知对方,指出其违法对他人和社会造成的后果,依法办理此类案件。这类事情料理多了,随之被冠之以雅号“铁娘子”。

 

一转眼,当年的小姑娘已到了退休年龄,身上的制服从上白下蓝的七二式换到了藏蓝色的九九式,不知换了多少套,唯一没有变的是大姐对公安工作一颗拳拳之心。退休前几天,大姐换上制服,让老伴帮她拍了很多照片,之后当她拿照片给我们看时,她的眼眶红润了,她深情道:“我这是最后一次穿制服了,明天把警号、肩章交了就真的退休了。”话语里充满对警营的眷恋与不舍之情。

 

 

大姐在离开用青春铸就岗位之际,向大队每个同事发出了这样一封电子邮件:

 

亲爱的的战友们:

 

今天我就要脱下这身伴随了我三十多年的警服,退休了。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充满了对警营的眷恋与不舍之情。我这一辈子,虽未做过惊天动地的事,但却无悔今生、无悔从警生涯。希望在今后的人生历程中,大家都不忘从警初心、不忘警察生涯的苦乐,继续聆听警队和谐而又充满力量的声音。希望年轻人不辱使命,应用科技信息手段惩恶扬善,守护平安家园。

那天下午的夕阳很美,回家途中,车里放着老歌《绒花》“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一路芬芳,满山崖……”晚霞,虽是黄昏之霞,但晚霞,却饱含温和、厚重、宁静等诸多元素。晚霞的意境,耐人寻味……

新闻发布

民警提示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