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务新闻 > 地方警讯 > 红河警讯

红河:我和“爸爸”们的故事

2018-03-02 来源: 红河州公安局

 

在红河州公安局,有这样一群特殊而平凡的警察——警犬训导员,他们和自己的特殊战友用执着和平凡书写着自己的从警生涯……

 

 

我们3个月大时就在“爸爸”的教导下,开始训练坐、卧、立、握手、唤回,6个月时就开始训练技术难度较高的科目,如:随行、搜寻、扑咬、跳圈、花式步、快速穿越障碍物等,平时训练中,“爸爸”还和我们一起玩牵引绳、扔球球。

 

在与“爸爸”们的共同努力下,我所在的红河州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警犬大队6次被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评为先进单位,我的15位“汪星战友”被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授予“功勋犬”荣誉称号。

 

 

从初相识、严训练、同战斗、并风雨到伤离别,这是我们和“爸爸”们相处的全过程,“爸爸”们把青春献给了警队,让我们从顽皮贪玩的小狗,变成了“骁勇善战、机智灵敏”的警犬。

 

 

警犬 佳佳

 

大家好!我是红河州公安局警犬基地的警犬“佳佳”,现在就由我代替我的“爸爸”训导员谢勇发表感言吧!

 

2012年,我在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通过严格训练和考核成为一只光荣的警犬,我的专业是城市追踪。在我加入警犬队伍之前“爸爸”带的警犬名叫“野狼”,它也是一只追踪犬,但它的特长是野外追踪,而我是城市追踪。老大哥“野狼”当年可是我们基地的业务骨干哦!它在服役期间因为表现出色被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评为“功勋犬”。相信我以后也能像老大哥一样建功立业成为“功勋犬”。

 

虽然我和“爸爸”都在慢慢变老,然而,我知道我们心中对警犬事业的热爱和信仰永远年轻!我也会陪伴他坚守我们共同的理想!

 

训导员 李昆哲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彼此都能心领神会,这便是我与警犬独特的交流方式。日积月累的训练,我和警犬之间逐步形成了默契,像朋友,也像亲人。

 

训练场上,警犬是我的战友,在生活里,我更愿意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别看这些警犬平时训练有素,但这些小家伙儿偶尔也会犯错误,几乎每位训导员都被自己的爱犬咬伤过。除了受伤,训导员们还要每天打扫犬舍,清除粪便,为警犬洗澡。无论严寒酷暑,无论刮风下雨,我们始终坚持训练,将汗水一滴一滴洒进训练场的泥土中。

 

我将与爱犬切实担负起保护一方群众、维护一方平安的神圣使命,为实现红河平安发展、奋力跨越保驾护航。

 

训导员 李福三

 

我相信警犬有灵性,能够感受到训导员的心理变化和情绪状态,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对警犬产生影响,所以训导员只有熟练掌握警犬的心理变化,才能达到最佳训练和实战效果。我相信付出与收获成正比,我对警犬付出多少,警犬也会给我满满的回报。

 

训导员 万浩然

 

初到大队时,我所带的刑侦犬“多多”性子很野,因此,所有科目都要加倍努力训练。然而,由于我理论知识不足、实践经验欠缺、训练方法不得当,训练效果一直不理想,“多多”不听话,让我很失落,大队老教官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向我传授警犬的训练方法,并亲自示范讲解,按照老教官的方法,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多多”对我的态度渐渐转变,也重新燃起了我对工作的热情。

 

训导员 李雪峰

 

警犬训导可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 需要毅力、勇气、技巧,忠诚勇猛的警犬是违法犯罪分子的“克星”,是我们忠勇的战友。然而,很少有人知晓,为照顾和训练好警犬,训导员们要付出多少心血和汗水,要熬过多少不眠之夜,要品尝多少酸甜苦辣。

 

警犬每天都要上“体能课”,同时还要进行追踪、识别、扑咬等专业课程的技能训练。为了让警犬掌握一些特殊的技术技能,训导员们可谓费尽心机,训导员们互相充当助训员,诱导警犬前来扑咬,有意识地与它们奋力厮打,被警犬咬伤、抓伤那是常有的事儿。

 

训导员 马高文

 

以警之名,无私奉献,我们一直都在;血色青春,警色年华,我们从未离开。

 

在一湾澄澈如碧的水边行走,我和警犬是一帆载满闲情的小船,一前一后,影子在水中,身子不染一丝纤尘;在一片绿意盎然的草中行走,我和警犬是一颗饱满的种子,最终化作一撮春泥,滋养着社会主义的和谐。

 

训导员 周林

 

十年风雨,人犬相伴,回首往事,历历在目。

 

比利时马犬“小萌”,是我从事警犬训导工作带的第一条犬,曾三次参加过全国警犬大赛,多次受到上级嘉奖,“小萌”天生活泼好动,非常爱粘人,工作积极性高,能够很好领会我的意图,服从性好。

 

昆明犬“老黑”是我的第二条警犬,生性有点野,活泼却不听话,就像个调皮的孩子。“老黑”经过3个月的达标训练后,正式成为警犬队伍中的一员,但由于“老黑”性野,在初次执行任务时,我还得用绳子紧紧地牵着它。不过,经过几年的磨合,“老黑”现在已经改掉了从前坏脾气,十分听话,屡次在案件侦破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一头功勋犬。

 

新闻发布

民警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