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云南禁毒在行动 > 戒毒教育

毒品让灵魂与尊严荡然无存

2016-06-24 来源: 法制网

编者按:冰清玉洁、晶莹剔透……看到这些词汇,头脑中会浮现出美好的景物,让人赏心悦目。然而,却有这样一种东西,想说爱它实属不易,多少人为它丢掉性命,多少人为它家破人亡,多少花季少年泪洒囹圄,多少老人为它垂泪暮年——它就是毒品。

今天,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发布三则涉毒者的故事,告诫人们,一旦沾染上毒品,聪明、智慧、尊严等都会荡然无存。丢掉了自主,抛弃了灵魂,人仿佛是一只傀儡,只得由它牵着鼻子走向堕落和灭亡。
80后贩毒小夫妻
芳芳和果果是一对来自贵州的夫妻,今年28岁,他们结婚4年,有一对可爱的龙凤胎。芳芳眉清目秀,果果健康黝黑,与其他80后夫妻并没有什么两样。
2015年5月,夫妻两人来到青浦区朱家角镇一所民居,租住下来。
房东问他们做什么营生,芳芳腼腆地回答,还没有找到工作,先看看再说。住下来的第一天,果果就出去找活儿干。夜幕时分,有一个戴鸭舌帽的男 子跟着果果来到出租屋。芳芳警惕地看着男子,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并时不时瞄一下门口,看有没有可疑情况发生。果果与该男子没有多少言语,只见果果从提包 中拿出一包白粉递给他,男子伸手从裤袋中拿出一叠百元大钞递给果果。果果没来得及数,就塞进了衣兜。
等男子离开后,芳芳从果果的口袋里摸出钞票,迅速点了点,朝着果果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第二天,大约有三四个人先后跟着果果到房里来,几乎没有什么寒暄,只短短的几分钟,就匆匆告别。
一开始,房东以为是他们在招揽坏男人,但是仔细看看,每次都是果果带人过来,芳芳在门口张望。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芳芳和果果的诡异行为引起了房东的注意。房东也是见多识广,料定芳芳和果果做的不是正当生意,于是向公安机关报案。
公安机关蹲点侦查发现,原来果果夫妻系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抓捕行动在夜幕时开始,果果照例带人进入出租屋,民警迅速行动,将果果和芳芳及购买毒品的人一举抓获。
在侦查阶段,芳芳和果果却表现出不同的态度。果果供述,其在老家接到上海一个朋友的电话,叫他们从贵州带一批毒品来,地点设在青浦西片。果 果与芳芳商量后,从贵州一个亲戚那里购买了1500克毒品,随身携带,坐公共汽车来到上海青浦。第一天就与上海的朋友取得了联系,随后的几天,都是别人介 绍到他这里拿毒品。
芳芳在公安机关讯问时,却拒不供述。其称,她随果果到上海来打工,因为人生地不熟,还没有在短时间内找到工作。每天到出租房来找果果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都是果果之前在上海的朋友。对于其他情况,她三缄其口。
案件移送青浦区检察院后,承办检察官实地走访了出租房,出租房内逼仄的空间内还留着果果和芳芳的随身物品,房东向检察官介绍了两人每天的行踪和生活轨迹,检察官还调取了其他证人证言。从收集到的证据来看,可以证明果果夫妻在这里从事贩卖毒品。
2015年12月,法庭上的芳芳一改与司法机关对抗的态度,哽咽着说,看在他们有一对双胞胎儿女的份上,恳请法官对他们夫妻从轻处罚。
夫妻双双入狱,毒品改变了他们的人生,更改变了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儿女的人生。4岁的孩童,正是撒娇逗趣的年龄,却常年看不到自己的父母,童年中少了大块流动的色彩,也少了许多朗朗的笑声。
见到父母,拥抱孩子,对于这对夫妻和他们的儿女而言,都是一种奢望,因为这对夫妻要在铁窗中度过漫漫15年。
白富美的死亡之路
艳艳,上海本地人,英语专业八级,身高1米68,细高的身材,标准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头波浪长发,一路走来有极高的回头率。艳艳在一家外企任总经理助理,收入与消费甩出同龄人好几条街。
艳艳做事果断利索,工作效率高,但在感情上犯起了糊涂,爱上了自己的总经理。总经理身边美女如云,艳艳时时感到有危机感,总怕爱情被人掠走。艳艳本是个“吃货”,为了保持好的身材,竟与美食划清界限。
有一天,艳艳跟随朋友到酒吧玩,一个朋友告诉她保持身材的秘籍:溜冰。对于溜冰,艳艳以前只是听说过。这次听朋友说,可以不用忌口永葆美丽身段,她不禁动心了。
在朋友的怂恿下,艳艳试了一小口,她感到自己像神仙般飘飘然,烦恼、忧愁被抛到九霄云外。艳艳本来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谁知,这东西极其容易 上瘾,艳艳竟对它有些着迷。艳艳的身材保持了,但毒瘾越来越大。之前曾是“空中飞人”的她,一直精力充沛,而如今每到下午就哈欠连天,必须来一口才过瘾。
老板得知艳艳溜冰一事后开始疏远她、冷淡她,在几次会议上大声斥责她业绩下滑,使她丢脸难堪。一次,她毒瘾发作,慢待了洽谈业务的客人,老板获悉后,借机炒了她的鱿鱼。
本是为了保持身材,留住爱情,却落得鸡飞蛋打,艳艳越想不通就越溜冰,一沓一沓的钞票都用来买了冰毒。最终,卖了车子,卖了房子,实在无可卖之物时,艳艳出卖了身体。
一连几天,艳艳萎靡不振,高烧不退,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令她大吃一惊,她患上了艾滋病。艳艳万念俱灰,朋友像躲瘟疫一样离她而去,父母感到这样的孩子实在丢人现眼,不准她回家居住。
工作丢了,健康没了,艳艳彻底失望。一天,她在徐泾东地铁站台溜达,看到一个女孩兜里有一部手机,趁地铁关门的那一刻,伸手将女孩的手机夺了过来。
艳艳被抓获后,公安机关根据监控,发现她作案已经好几起,遂以抢夺案立案侦查。
2016年3月,艳艳以抢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此时的她,眼神黯淡无光,头发枯黄,牙齿已经脱落,胳膊上的针眼依稀可见。更令人唏嘘的是,艾滋病已是晚期,生命岌岌可危。
本是白富美,却为了保持身材吸食毒品,生命的尊严,身体的健康,家庭的温情,还有所谓的爱情,一切随风而去。
一个大男孩的堕落
小东17岁,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老道。
4月的一天,小东骑着电瓶车来到青浦区城中北路海鹰路路口,本想与小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他感到有些不对头。仔细一看,身边有好几个便衣警察。于是,他用耳麦与小朱通话,“怎么回事?是你捣的鬼么?怎么有这么多警察?”
“我也不知道啊。”小朱有些紧张。
“换地方。”小东说。
“到哪里?”
“东方商厦西边。”小东一边指挥,一边骑车向南面来。
蹲守便衣眼看着“猎物”溜走,随即包抄过来。小东往后一瞅,警察马上追上来了。他加快速度,闯过路口的红灯后,顺手将一个纸烟盒“嗖”一下扔到临街小区的墙内。
警察看到他扔出东西,迅速出手,将其抓获,并带他到小区内找到纸烟盒。在烟盒内,发现了0.2克海洛因,但是小东拒不承认贩卖毒品。民警调取了街面监控,并在烟盒上发现了小东的指纹,购买毒品的小朱也对他进行了指认。在证据目前,小东还是一副荤素不吃的模样。
小东已经是看守所的老熟人了。不到14岁时,他与父母生气,与朋友到KTV飙歌,一个大个子免费让他尝了几口“好东西”,他感觉很棒,以后 经常跟在大个子后面。再后来,他偷拿爹妈的信用卡、自家的房本押给大个子,大个子才给他吃。辍学后没有收入,小东就干起了“以贩养吸”的营生。每天从大个 子那里批发一点,有人要货的话,开着电瓶车送货。小东已经是第三次被判刑了。
每次被抓,因为毒品数量有限,判决结果均比较轻。小东一般是前脚刚出,后脚就进来。这个大男孩已被毒品掏空,身上早已没有了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他的同龄人有的在操场上挥洒汗水,有的在考场上展露智慧,而他却一次次与铁窗为伴。
办案检察官表示,人的命运一半在环境手中,一半在自己手中。案件中的许多人是在一次不经意间接触了毒品,毒品却改变了人生的轨迹,关键还是 自控力出了问题。毒品的魔力不容小觑,监护人、教育机构、社会团体一定要加大宣传毒品危害的力度,少年、青年务必要认识到毒品的危害,自觉抵制毒品,拒绝 毒品。

版权所有Copyright 中华人民共和国云南省公安厅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昆明市广福路中段 邮编:650228 制作:云南公安厅新闻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