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察百科 > 我是大侦探

女博士被骗85万:泡在实验室十年 从不看朋友圈

2018-02-0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做科研工作的女博士饶源(化名)遭遇了人生最昏暗的5天。1月6日下午5时,她接到一个自称是经侦民警的电话,表示饶源在北京开的一张银行卡涉嫌洗钱,涉及金额128万元,要她向警方说明情况。此后,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人陆续和她通话。这些假冒的公检法人员要求饶源筹集128万元,打入所谓的“国家账户”,待查明真相后返还。饶源信以为真,连续5天汇款85万元,等到1月11日再也联系不上对方时,她才发觉受骗。

 

1月6日下午5时,在广州医科大学做实验的女博士饶源接到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经侦民警,告诉饶源,她去年12月29日在北京开了一张银行卡,涉嫌128万元的非法洗钱行为。“她帮我转接北京市公安局说明情况。”饶源说。

 

电话在没有断线的情况下,转接到一名男性,这名男性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他告诉饶源:“如果不是你,说明你的个人信息已泄漏,你要找回所有的银行卡和密码。”

 

他还提醒饶源不要挂电话,如果断了也不要回拨,系统会自动回拨。“每当断线后,10秒之内就打过来了。”饶源说。

 

这名男性不断强调事态紧急,要求饶源找回全部银行卡,去宾馆开房,并保证身边没有人。“他问我身边有无传真机,要传两份文件给我看。”

 

饶源回家找了所有银行卡,去宾馆开了房,但身边并没有传真机。随后这名男性告诉她,在电脑上输入一个IP地址,页面弹出的是所谓的“国家案件资料库”。“他告诉我案号,我让自己去查。还说这是一级保密案件,不要对别人说,泄密的话要追查。”饶源说。

 

网页弹出两张文件,开头都写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一张是“冻结管收执行命令”,第二张是“刑事拘捕令”。饶源的名字和身份证号都在上面。不过文件盖的红印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最高人民检察院”。这个印章显然不对,但饶源并没有留意。“看到自己被通缉,直接就蒙了。”

 

随后,饶源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高科长”,要求饶源把钱汇入四个所谓的“国家账户”接受检查,检查完会还给她。饶源把取出的十几万元全部存入指定账户。

 

“高科长”告诉饶源,她可以在宾馆休息,一会有检察官来接这个案子。一名女性冒充女检察官之后与饶源通话,她说相信饶源是受害者,但法官需要两方面补充证据。一是不在场的证据,需要饶源去年12月29日的快递签收单、淘宝订单。二是财力证据,因为据一名“银行内鬼”指认,饶源因急需用钱才去洗钱。所以饶源需要通过其他渠道筹集128万元,来证明自己不需要通过非法手段筹钱。她们双方因此加了QQ进行联系。

 

“她说,如果能借到128万打入‘国家账户’,就可以解除嫌疑。”饶源当时完全相信对方,甚至把对方当做救命稻草。

 

在QQ通话记录上,记者看到,饶源还不断感谢这些骗子,称“感谢公检法工作人员,为人民的清白,晚上加班加点”。

 

饶源随后向哥哥和朋友借钱,又把网络平台能借的钱借了个遍,最终把85万元打入四个“国家账号”,1月11日打入最后一笔25万元时,她发现这些假的公检法人员都联系不上了,才发觉自己上当,并来到六榕派出所报案。

 

饶源29岁博士毕业,也是入选2017年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中的三百人之一,可以说是优秀青年科技创新人才的代表。然而,这场诈骗案件中,骗子固然可恶,科研人员的单纯也显露无遗。饶源说,自己这10年来都泡在实验室,生活圈子有限,她对新闻八卦没有兴趣,她的微信朋友圈功能是关闭的。而曾经惊动全国的“徐玉玉”电信诈骗案,她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骗子“冲业绩”护好钱袋子

 

昨日,广州警方通报:近日,诈骗分子再度活跃,准备利用岁末年初这段时间“冲业绩”,其中冒充“公检法”的电信网络诈骗更是不断出现,市民群众要提高防范意识,守紧自己的“钱袋子”,牢记“要转账,疑诈骗!”

 

1月5日,一位家住海珠区的六旬老太太在家中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以冒充保险、公安人员,称其“涉案”的诈骗手法。诱骗老太太到工商银行办理了U盾,并特别购买了手提电脑,回到家中后,老太太按对方提示,一步步进行电脑操作,直到1月10日其家人发现不妥时,老太太节俭一生,积攒下来的227余万元已被骗走。

 

骗子来势汹汹,反诈中心民警也争分夺秒与骗子“斗法”。据了解,去年4月以来,广州反诈中心应用多个科技系统挖掘预警数据,提前介入,提醒、劝阻潜在被骗群众8.6万多人,日均拨打劝阻电话1000多个,从源头上降低群众被骗可能性。

 

1月8日上午9时许,广州市反诈中心在办案中发现,一位事主疑似接到骗子发来的虚假通缉令,与骗子进行过长时通话。反诈中心值班员小关发现后,争分夺秒拨打事主手机,事主却一直关机,小关立刻报告值班组长进行信息研判,尝试联系事主家人。

 

当天9时18分,小关成功接通事主母亲黄女士的电话。黄女士起初半信半疑,于是小关耐心细致地为黄女士解析骗子的行骗手法,并再次说明来意。黄女士与丈夫交流后,终于回忆起不久前与事主进行视频通话,事主在通话中确实异于平常——事主曾提出要家人转账2万美元,却没有说明原因,肢体神态也表现得紧张、惊慌。小关闻言,立即让黄女士设法尽快联系事主,防止受骗。

 

当天9时28分,小关再次致电黄女士。黄女士称已联系到在美国读书的儿子,并让儿子通过扬声器与小关通话。

 

据事主称,自己接到冒充领事馆工作人员称其涉及经济案件需配合调查的诈骗电话,对方甚至发来伪造的通缉令,导致自己信以为真,这才急切要求家人转账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万元)以“配合调查资金来源”。小关不厌其烦,为事主上了防诈骗的一课,事主和家人恍然大悟。黄女士后怕地表示,幸好反诈中心及时劝阻,自己停止了转账操作,避免了损失。(记者李栋通讯员杨明华)

 

又到岁末年初电信诈骗高发

 

岁末年初向来是电信网络诈骗的高发期。警情分析显示,去年第四季度诈骗类警情在全市各类警情均呈大幅下降趋势的情况下出现反弹,同比上升15.8%,远郊区域同比升幅均超过20%,非接触型诈骗(电信网络诈骗)警情仍然是诈骗类警情的主要类型,占80.4%。

 

警方分析,诈骗团伙利用网络电话直接致电事主,冒充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以各种无中生有的事端让事主感到恐慌、困惑,恐吓、威胁,称事主涉嫌信用卡诈骗、贩毒、洗钱、走私、贩卖儿童等犯罪,要其配合调查。

 

受害人大多都有“急于要为自己证明清白”的心理特点,将存款存入骗子声称以“保护账户资金安全”为由的“安全账户”;或在骗子的诱骗下,点击其提供的虚假网站链接,在发现内有事主的个人资料、照片及“涉及罪名”等信息后,听信了骗子“核查资金”的荒唐理论,提供了自己的银行卡号、密码、验证码等信息。

 

反诈中心提醒

 

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不存在“电话办案”,没有“安全账户”,要求做“电话笔录”、“绝对保密”、上网查看“通缉令”、接收“逮捕令”的都是骗子!

 

凡是自称通信管理局、电信运营商、银行等客服人员,以个人信息泄露、涉嫌洗钱等为由主动帮忙转接公安机关的都是骗子!

 

任何要求把资金归集到指定账户(无论是自己名下的账户、还是对方提供的账户),要求您开通网银,提供银行账户、密码、验证码的都是骗子!

 

任何上门索要银行账户、身份证、密码、验证码的人员都是骗子!

 

接到陌生电话,如有疑问,请立即拨打110向反诈中心咨询、举报。

云南公安

中国公安

世界警察

警务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