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安文化 > 文学作品

背 影

2016-08-31 来源: 楚雄州公安局禁毒支队

我的老父亲,今年51岁。

我的老家,楚雄市西舍路镇闸上村委会,一个边远的小山村。时隔三个月,收拾好行囊,我又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时隔三个月,经过6个多小时180多公里山路的颠簸,我又再次重温了父亲的背影,那叫一个慈祥。

每次回老家,都是老父亲来接我,一路的面对着他的背影,我思绪万千。每次回老家都是老父亲载我,我靠着他结识的臂膀,风雨同行,泥泞无阻。

每次回老家,都发现老父亲又比上次回来的时候苍老了许多,额头又多了几道皱纹,后脑又多镶了几根银丝。这次,也没有例外,皱纹只增不减,银丝依旧。

每次回老家,虽然每天都是一家人同在一桌子吃饭,但是老爸老妈总是不停的往我的碗里夹肉夹菜,也许,在他们看来,我永远是那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时光已逝,童心未老。

每次回老家,老父亲都精打细算的掰着手指翻着日历,生怕我回家的日子过少了一天。虽然他很忙,但是知道我第二天就要回来上班,他早早的就停下了手里的活,为我准备这准备那的,“上次拿去的土鸡蛋给还有呢,猪火腿也再拿去一个嘛,家里还有。”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我已无法估量这里面藏着多少关怀,因为,爱无垠。

每次离开老家,都是老父亲送我,陪伴我的还是那熟悉的背影。只是一次比一次让我深深的察觉到,背影越来越小了。

每次离开老家,都是老父亲载我,我依靠的还是他那结识的臂膀。只是一次比一次让我深深的感触到,臂膀越来低了。

8月21日上午7点过5分,山那边的稻田里时不时传来几声蛙声,我轻轻的拉开窗帘,街道还被雨雾交加笼罩着,淅淅沥沥地小雨装饰着未醒的秋晨。回想起昨晚辗转反侧的老父亲,我没有开灯,悄悄地拉开了宾馆的门,轻脚漫步地下了楼。

车辆缓缓前行,透过车辆后视镜,不远处宾馆门口那熟悉的背影,是我的老父亲。原来,他不是熟睡未醒,而是彻夜未眠,更不愿近距离直面我离开的背影。

我承认,我是一个泪点较高的人。但是,这一次我再也没有强忍住内心的惆怅,眼角的泪珠,早已滑落车窗。

我的老父亲,愿你幸福快乐,永远健康;愿我,能常回家看看,帮父母刷刷筷子洗洗碗。

t